国庆假期计划游览成都杜甫草庐博物馆,但奈何本人历史知识浅薄,且对杜甫的了解仅限于中学课本阶段。我认为,快速了解一个诗人,莫过于从历史生平入手,遂在网络查找相关知识,以笔记的形式记录成本文。因能力有限,本文将不会从文学角度过多探究。

越是优秀的诗人,越是属于他所生长于其中的社会,他的才能的发展、倾向、甚至特性,也就越和社会的发展紧密地联结着。

准备阶段——青少年时代的读书和壮游时期

身世背景方面,杜甫(712-770)生于一个曾经极为显赫的家庭,十三世祖杜预是精通文武的西晋名将,祖父杜审言是初唐著名诗人。父亲杜闲,做过兖州(山东曲阜)司马,奉天(陕西乾县)令,能诗。“诗是吾家事”,在优秀的家庭氛围之下,杜甫从小就有志于诗歌创作。

时代背景方面,杜甫青壮年时期正值开元盛世(712-741),此时的唐朝在各个方面都达到了极高的水平,而杜甫家境优越,衣食无忧。“七龄思即壮,开口咏凤凰” ,“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此时的他踌躇满志,诗作大多为歌颂当时的升平气象。

有了优秀的家事和良好的社会氛围,杜甫广泛地吸收各种文化滋养。这些得天独厚的条件与他的主观勤奋相结合,使得他的艺术才华迅速地与日俱增。

在此阶段,可能最重要的事件要属杜甫的三次漫游。三次漫游使他开阔了眼界,陶冶了情操,初步接触了社会。

第一次漫游发生于杜甫十九岁那年(开元十九年,即公元731年),游历了今江浙一带。开元二十三年,参加科举,不第。

次年与友人赴齐赵开始第二次漫游,大概这时他父亲正在兖州做司马,他在齐赵一带过了四五年“裘马轻狂”的“快意”生活: “放荡齐赵间,裘马颇清狂。春歌丛台上,冬猎青丘旁"。也留下了现存最早的几首诗。《望岳》即为其中的杰作,“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流露出了杜甫的远大志向。

天宝三载(744年)四月,杜甫在洛阳与被唐玄宗赐金放还的李白相遇,并会见了诗人高适,这是第三次漫游。天宝四载(745年),他在齐鲁又与李白相见,在饮酒赋诗之外,又讨论了炼丹求仙,而且共同访问了兖州城北的隐士范野人。两人还互赠了诗篇。杜赠李的诗说:“余亦东蒙客,怜君如弟兄。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李赠杜的诗说:“秋波落泗水,海色明徂徕。飞蓬各自远,且尽手中杯!”两人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见面

起步阶段——十年困居长安期间

前期的种种经历使杜甫对个人与社会充满了信心,确立了“至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政治理想。天宝六年(公元747年),玄宗诏天下“通一艺者”到长安应试。杜甫却没想到,此时的开元盛世已经是病入膏肓。由于权相李林甫编导了一场“野无遗贤”的闹剧,参加考试的士子全部落选。面对这次政治骗局,杜甫产生了对世态的强烈憎恶。“纨绔不饿死,儒官多误身”(《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他对社会的不合理现象发出了第一声控诉。

在长安的十年间(三十五岁到四十四岁),杜甫过着贫苦的生活,他自称“杜陵布衣”、“少陵野老”。正是这种冷酷无情的生活,成为了杜甫走上现实主义创作道路的巨大推动力。社会的黑暗与个人的不得志,没有让他选择堕落,而是激发了他忧国忧民的崇高思想。他的诗歌从此突破了前期的“小我”,转而面向社会,面向人民,焕发了现实主义光辉。

成熟时期

天宝十四年到乾元二年漂泊西南之前的四年(755-759),是杜甫一生现实主义创作最为辉煌的黄金时期。

天宝十四年十一月,杜甫往奉先省家,刚到家门便听闻哭声,原来小儿子惨遭饿死。同时,安史之乱爆发,潼关失守,肃宗即位。这时的杜甫已将家搬到鄜州羌村避难,他听说了肃宗即位,就在八月只身北上,投奔灵武,途中不幸为叛军俘虏,押至长安。尽管个人遭遇了不幸,但杜甫无时无刻不忧国忧民。时值安史之乱,他时刻注视着时局的发展,为剿灭安史叛军献策,考虑如何减轻人民的负担,表达了强烈的爱国感情。

至德二年(757年),唐军来到长安北方,杜甫冒险出逃,投奔肃宗,被授为“左拾遗”,故世称杜拾遗。不久,因房琯案触怒肃宗,被贬华州。疏救房琯这件事,杜甫经宰相张镐力救而得释放。但“帝自是不甚省录”,从此之后,肃宗对杜甫不再重用。这年九月,长安收复。十一月杜甫回到长安,仍任左拾遗,虽忠于职守,但终因受房琯案牵连,于乾元元年(758年)六月被贬为华州司功参军。

乾元元年(758年)底,杜甫暂离华州,到洛阳、偃师探亲。第二年三月,唐军与安史叛军的邺城之战爆发,唐军大败。杜甫从洛阳返回华州的途中,见到战乱给百姓带来的无穷灾难和人民忍辱负重参军参战的爱国行为,感慨万千,便奋笔创作了不朽的史诗——“三吏”(《新安吏》《石壕吏》《潼关吏》)和“三别”(《新婚别》《垂老别》《无家别》),并在回华州后,将其修订脱稿。“满目悲生事,因人作远游。”

总结时期

乾元二年,杜甫对污浊的时政痛心疾首,辞去职务,西去秦州。他几经辗转,最后到了成都,在严武等人的帮助下,在城西浣花溪畔建成一座草堂,世称“杜甫草堂”“浣花草堂”,后被严武荐为节都,全家寄居在四川奉节县。

广德二年(764年)春,严武再镇蜀,杜甫才又回到草堂,此前漂泊在外将近两年。严武表荐杜甫为检校工部员外郎,做了严武的参谋,后人又称杜甫为杜工部。不久杜甫又辞了职。“厚禄故人书断绝,恒饥稚子色凄凉”“痴儿不知父子礼,叫怒索饭啼东门。”虽然寄人篱下的生活极为艰苦,但是杜甫始终保持了一颗天下心:“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永泰元年(765年)四月,严武去世,杜甫离开了成都。经嘉州(乐山)、戎州(宜宾)、渝州(重庆)、忠州(忠县)、云安(云阳),于唐代宗大历元年(766年)到达夔州(奉节)。由于夔州都督柏茂林的照顾,杜甫得以在此暂住,为公家代管东屯公田一百顷,自己也租了一些公田,买了四十亩果园,雇了几个雇工,自己和家人也参加一些劳动。这一时期,诗人创作达到了高潮,不到两年,作诗四百三十多首,占现存作品的百分之三十。《登高》中的“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更成为千古绝唱。

大历三年(768年),杜甫思乡心切,乘舟出峡,先到江陵,又转公安,年底冬天的时候漂泊到湖南岳阳,泊舟岳阳楼下。登上神往已久的岳阳楼,凭轩远眺,面对烟波浩渺、壮阔无垠的洞庭湖,想到自己晚年漂泊无定,国家多灾多难,感慨万千,于是写下了《登岳阳楼》 。由于生活困难,不但不能北归,还被迫更往南行。大历四年正月,由岳阳到潭州(长沙),又由潭州到衡州(衡阳),复折回潭州。

大历五年(770年),臧玠在潭州作乱,杜甫又逃往衡州,原打算再往郴州投靠舅父,但行到耒阳,遇江水暴涨,只得停泊方田驿,五天没吃到东西,幸亏县令聂某派人送来酒肉而得救。后来杜甫由耒阳到郴州,需逆流而上二百多里,这时洪水又未退,杜甫原一心要北归,这时便改变计划,顺流而下,折回潭州。大历五年(770年)冬,杜甫在由潭州往岳阳的一条小船上去世。 时年五十九岁。